[同人][刀劍][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四)



註:石青現世吸血paro(不會再增加設定了!)


[同人][刀劍][石青] 夜晚加速壓上背脊(三)



註:石青現世paro,微靈異題材,石切丸吸血鬼(??)



[同人][排球] 月が綺麗ですね(黑月)



[自創][魔女] 騎士誕生於魔女之前


[自創][魔女] 放進眼睛裡也不會痛


[自創][魔女] 例外證明規則的存在


[自創][魔女] 魔女的條件


[自創] 代理性戀盲症(全文)



[自創][MSN] 愛的禮物/低溫


[自創][MSN] 先承認你就是你朋友吧/之後


[自創][MSN] 過什麼聖誕節


[自創][MSN] I''ll BeThere For You


[自創][MSN] 夏爐冬扇


[自創][MSN] MSN之於上班族


[自創][MSN] 創作的影響


[自創][MSN] MSN不會傳染感冒



[自創][MSN] 一開始也不關MSN的事


[自創][MSN] 這次不關MSN的事


[自創][MSN] MSN與創作欲


[自創][MSN] 我的MSN/你的MSN/驚爆MSN


[自創] 穆爾的祕密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十)完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九)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八)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七)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六)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五)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四)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三)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二)


[自創] 請讓專業的來(一)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番外)睚眥必報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番外)不亦樂乎?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十)完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九)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八)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七)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六)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五)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四)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三)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二)


[自創] 忽如一夜春風來(一)


[自創] 寧願不幸福(八)完


[自創] 寧願不幸福(七)


[自創] 寧願不幸福(六)


[自創] 寧願不幸福(五)


[自創] 寧願不幸福(四)


[自創] 寧願不幸福(三)


[自創] 寧願不幸福(二)


[自創] 寧願不幸福(一)



[自創] 宇宙正常運行/天地緩慢旋轉


[自創] Real Lemon(番外)比較級


[自創] Real Lemon(全)


[自創] 黑色胃袋(番外)約會


[自創] Second Banana(番外)是兄弟


[自創] Second Banana(十)完


[自創] Second Banana(九)


[自創] Second Banana(八)


[自創] Second Banana(七)


[自創] Second Banana(六)


[自創] Second Banana(五)


[自創] Second Banana(四)


[自創] Second Banana(三)


[自創] Second Banana(二)


[自創] Second Banana(一)


[自創] 黑色胃袋(番外)等待


[自創] 黑色胃袋(番外)Dejavu


[自創] 黑色胃袋(十)完


  一進系學會不到半小時,王惟翰就被人趕了出來。

  「你那個眼睛是怎麼回事?」

  「光站著就好像快睡著了,好可怕!」

  就算再怎麼強顏歡笑、再怎麼硬打起精神,在他寫壞第四張海報時,其他同學也終於忍無可忍,直接用強硬的態度要他回宿舍睡覺,中午活動開始時再出現就可以了。

  被排擠在外的王惟翰無事可做,只好背起背包,像遊魂一樣飄回宿舍。

[自創] 黑色胃袋(九)


  「我是為你好。」

  活了快要二十年,這句話從父母、親戚、師長甚至朋友口中早就聽過不知多少遍。

  這是很方便的話,可以把所有自利的念頭和強加的期望都包裝成無私的奉獻--王惟翰從小就很乖巧很聽話,只有在聽見這句話時,會無法控制地生出反抗的心理。

[自創] 黑色胃袋(八)


  跟老師的交往很順利。

  隨著時間的流逝,每天在學校見面,每個週末到他家過夜,那張臉上的笑容愈來愈沒有防備,語氣愈來愈溫柔,做愛時也愈來愈容易發出聲音了。

  好現象啊好現象。

  王惟翰拿著咖啡,著迷的看著姚津雲正在放飼料的側臉--缸裡的金魚比起一年前又膨脹了幾分,已經不能再叫牠「小」金魚了。

[自創] 黑色胃袋(七)


  姚津雲對那隻金魚是認真的。

  小金魚長得像吹氣球一樣快,三個月後,已經長成高爾夫球般的大小了。體態依然圓滾滾,一身鱗片隨著年紀增長而變得愈來愈閃亮,在水波間泛出珍珠般的光澤。

  現在已經是下學期了。整個寒假,每當王惟翰到姚津雲家裡時,都會被他使喚著幫忙換水洗魚缸,也因此,他每次都會發現魚缸裡有不同的變化。

[自創] 黑色胃袋(六)


  隔天上學,因為嚴重睡眠不足,王惟翰在桌上趴了一整天,頭殼裡脹脹的痛。就算英文課的鐘聲響了,他也依然趴在桌上動也不動。

  耳裡聽著姚津雲的聲音飄近又飄遠,王惟翰氣悶到無以復加。

  隨他吧!隨他去裝他的孬,隨他演他的勢利眼老師,隨他用態度和眼神把班上同學的敵意招呼回他身上,隨他去欺負人,隨他……一輩子逃避感情,不讓別人喜歡。

[自創] 黑色胃袋(五)


  王惟翰無報備的遲歸換來了一個月準時到家的規定。他媽媽很久沒有這麼生氣了,被乖孩子寵壞的母親就是少了那麼一點處變不驚的包容力。

  四天後的飛機送走了阿浩。

  一個星期就又這樣過去,學生也會有Monday Blue,特別是左邊的座位空了的時候--阿浩上星期一就飛去美國了……王惟翰手撐下巴,嘴唇微張眼神呆滯的看著窗外的天空,藍藍的天上只有雲,沒有飛機。

[自創] 黑色胃袋(四)


  「老師!我有話問你!」

  用早上從抽屜裡拿來的鑰匙打開了門,王惟翰大步跨進姚津雲的住處,憑著胸口燃燒的怒氣拉開嗓門正要發難,卻在下一秒被映入眼中的畫面抽光了所有氣勢。

  姚津雲駝著背坐在沙發上,正在用力咳嗽,每咳一下,就痛得扶著傷處閉緊了眼睛。聽見開門聲,他抬頭望向門邊,臉上那又痛又累的表情來不及收起,全都被王惟翰看進眼裡。

[自創] 黑色胃袋(三)


  到達醫院後,照了正面側面幾張X光片,確認左邊第七根肋骨輕微裂傷。

  「沒有什麼特別的合併症,大約二到三週會痊癒,我先開止痛藥給你,一週後記得回診……」醫生一邊說明,一邊狐疑的看著病人臉上明顯的瘀痕。「臉上的傷是……?」

[自創] 黑色胃袋(二)


  「為什麼?」

  「對啊,為什麼?」

  「一開始是你帶頭的耶!」

  「而且他很機車。」

  人類唯有處在千夫所指的狀態下,才會明白中流砥柱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

  「總、總之……」王惟翰一邊把板擦從講桌深處撈出來放回原位,一邊含糊不清的敷衍著:「人家畢竟是老師……韓愈說要尊師重道……」

[自創] 黑色胃袋(一)


  明明是夏天,卻很冷。

  一陣陣往身上吹來的冷氣很冷,隔著T恤貼在背上的金屬椅背也很冷。

  最冷的是面前少女的眼神。

  「……你已經呆住十五分鐘了。」

  有十五分鐘嗎?少年呆呆的看著少女的臉。那張臉又甜美又可愛,臉頰圓圓的弧度總讓他愛伸手去捏,雖然那光滑的額頭偶爾會冒出一兩顆痘痘……。

[自創] 不健全(番外)那個膽小鬼


  雖然擁有接近兩公尺的身高,但視線總是看著地面。

  不喜歡講話,因為聲音不好聽,而且舌頭又很笨,長一點的句子就沒辦法一次說完。

  體育方面也不行──即使開學時曾被很多學長相中、試圖說服他加入籃球社田徑社或其他什麼什麼社。

  功課不特別好也不特別壞,上課時很少做別的事,但偶爾會打瞌睡。

  明明是很顯眼的人,但那愈駝愈彎的背脊卻很輕易地讓他在一個禮拜內被人當作空氣般徹底無視。

[自創] 不健全(番外)名字


  記得那個夏夜的晚風很涼,父子三人一起去逛夜市。

  男人帶小孩出門其實就像小孩帶水壺出門一樣,在不知不覺間,小孩(水壺)總會被遺忘在匪夷所思的地方。而小孩比水壺更危險,因為小孩有腳會亂跑。

  月亮高掛,當恍神的父親滿頭大汗的在某個賣藥酒的攤位前找到一直緊緊互牽著手的一對兄弟時,原先美好的溫馨氣氛全部泡湯。

[自創] 不健全(八)完


  八點十幾分結束了課程,社員紛紛離開教室。

  臨時找來代課的講師非常優秀,憑著經驗和美貌,賓主盡歡──「啪」的一聲關掉最後一盞日光燈,紀敏儀很得意的做了結論。

  美貌……歐陽新側頭看了看端木泱,卻只見他一臉的茫然。

  累了嗎?歐陽新不動聲色的扶上他背脊,對紀敏儀說道:「那我們回家了,拜拜。」

[自創] 不健全(七)


  小新,我可能會傷害你,你怕不怕?

  笨問題,你當然會說你不怕。



  可是我怕得要命。



  「嘿嘿。」

  端木泱縮著腳坐在藤椅上,瞇著眼睛用極細字奇異筆在新買的玻璃杯上畫橫線,從杯底往上算,大約三公分處畫上一條,四公分處畫一條,六公分處再畫一條。

[自創] 不健全(六)


  「你回來啦?」

  端木泱拿著一個很大的水杯從房裡走出來,歐陽新剛好開門進屋。

  歐陽新脫下鞋子走進客廳,看了端木泱手上的杯子一眼。「倒水喝?」

  「嗯。」端木泱閃進廚房的樣子有點侷促。

  歐陽新回房間丟下背包,再走回客廳時,端木泱已經倒好水從廚房走了出來。歐陽新帶著笑,跟在他身後一起進房間。

[自創] 不健全(五)


  這太不健康了。

  颱風過境,窗外的風勢已經止歇,忽大忽小的雨聲卻是滴滴答答沒有停過。

  跟前一個煩惱又躁動的夜晚一樣,歐陽新在床上攤平四肢,兩眼盯著天花板,覺得自己快要故障。

  吃完炸雞之後看電視,看完電視之後聊天,聊到沒得聊了就又看電視,看到晚上就一起泡麵來吃然後在廚房發現一碗泡到變成不明生物的泡麵……三個人。

[自創] 不健全(四)


  你對朋友真的很不錯,什麼事都肯幫忙,可是就是神經有點大條吧……欸,說神經大條又怪怪的,好像也不能這樣講……怎麼說呢?總之,你不太會問別人的私事,這樣是不錯,可是有時候心情不好想要聽朋友囉嗦幾句時,一遇到你就悶了,會覺得他媽的這小子會不會太酷了點……。

  

  風雨持續了一整晚,歐陽新腦中的思緒也混亂了一整晚。

  大約二點時,客廳的燈熄了,歐陽新聽見端木泱慢吞吞的腳步聲,走過自己門前,回到房間,然後很輕很輕的關上門。

[自創] 不健全(三)


  冷。

  好冷好冷……偌大的燒肉店裡空調強得誇張,但最令人坐立難安的還是那詭異的氣氛。

  五個人分成二個爐子,交談範圍也很自然的分成了兩區。歐陽新看了看面前低著頭猛喝麥茶的阿涂,又看了看爐架上的香菇青椒玉米金針,四處傳來聞得到吃不到的肉香脂香,刺激得他幾欲垂淚。

  「你可以坐過去那一桌,跟你堂哥坐一起。」阿涂皮笑肉不笑。

  歐陽新立刻搖頭。「不行不行,你是壽星,怎麼可以放你一個人。」

  而且那一桌……比這裡更冷啊兄弟。

[自創] 不健全(二)



  走出店門,夜風迎面吹來,似乎讓懷中的醉鬼清醒了幾分。

  「唔呣……」

  聽見懷中傳來無意識的咕噥聲,歐陽新火氣莫名其妙大了起來。走到機車旁邊,把端木泱往後座一放,正想貫徹始終丟出一句粗聲粗氣的「給我坐好」時,端木泱就像沒有骨頭一樣朝旁邊栽了下去。

[自創] 不健全(一)



  「這是……你的室友。」


  歐陽新瞪起了眼睛。

  幾個月不見,堂哥看起來瘦了很大一圈,左手邊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右手邊站著一個……長髮眼鏡娘。

  「二哥,那個……」不是女生嗎?一個女生跟兩個男生分租房子住,合適嗎?

[自創] 不健全(前篇二)三千



  「你幹嘛?」

  綁在後腦的馬尾無預警的被人鬆開,端木泱嚇了一跳,伸手握住披散的頭髮,轉頭瞪視著站在身後的陌生人。

  犯人立刻收回手,投降似的把手舉在兩側。

  「你的頭髮很漂亮,放下來會比較好看。」

  這應該是條件很好很有自信長得很帥很會玩的男人的台詞,可是端木泱看到的是一個笑起來眉毛有點下垂、穿著鬆垮的針織毛衣、怎麼看怎麼居家的男人。

[自創] 不健全(前篇一)玩笑



  我注意他很久了,因為我知道他注意我很久了。

  可能是天氣太熱的關係。那個下午,我想也沒多想地靠近他,做了一件傻事──我問他:「學長,你要跟我上床嗎?」

  我想我笑得太自在了,才會把他嚇成那樣。

  可是他既沒有生氣也沒有答應,只是紅著臉,無比驚恐的看著我,害我一下子覺得很迷惑──他明明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看,他自己難道不知道?

[自創] 時代錯誤(番外)端午節快樂



  端午節,某人回鄉省親,另一個某人癱在沙發上發呆。



  「嘖,中午了……」

就算一整個早上都沒在動,肚子也還是會餓。歐陽哲煩躁的甩了甩頭,站起身來正想出門找東西吃,門鈴響了。

  這時間會是誰?

  疑惑的打開大門,看見應該在中部老家過節的齊宇衡,帶著兩手食物和半邊腫起的臉頰回來。

[自創] 時代錯誤(十)完


  「歐陽,還不走?今天要加班?」

  坐在隔壁桌的同事收拾完衣服包包,站起身時問了一句。

  「我在等這支程式跑完,待會兒再走。」

  歐陽哲皺眉瞪著螢幕。

  聽見皮鞋叩地聲漸漸遠去,他伸手按了按太陽穴,看著那不到百分之五的測試進度,心裡煩得不得了。

[自創] 時代錯誤(九)



  「哈啾。」

  齊宇衡感冒了,有可能是因為那天玩泡泡玩得太樂的關係。夏日的感冒總是來勢兇猛,跟噴嚏鼻水為伍的日子堂堂進入第三天。

  「不行了不行了,今天非請假不可……好昏。」

  抽出床頭面紙壓住鼻子,發出「叭──」的擤鼻水聲。

  「……。」歐陽哲背著背包站在門邊,一臉憂慮。

  「你快出門啊,上班不是要來不及了嗎?」

  齊宇衡半倚著枕頭,鼻音很濃,朝歐陽哲擺了擺手。

[自創] 時代錯誤(八)



  齊宇衡回家休息,睡到大約中午時分,接到阿涂打來的電話。

  「歐陽已經醒了,不過還在打點滴,打完兩瓶就可以出院。你要過來醫院,還是等他回家再來看他?」

  「我現在過去。」

  「啊,你等一下……」阿涂掩上了話筒,幾秒之後又回話:「歐陽說他沒事了,叫你在家休息……」

  「我現在過去。」齊宇衡語氣堅定的重複這句話,然後關上了手機。

[自創] 時代錯誤(七)


  「……。」快要被Monday Blue淹死了。

  電腦正在關機,齊宇衡盯著螢幕的臉反射著畫面上的藍光,看起來有點陰森。

  「宇衡,還不走嗎?要關燈了。」

  「啊……」齊宇衡抬起有點茫然的臉,發現辦公室裡的座位幾乎全空了──星期一總是令人憂鬱,沒人有留下來加班的心情。

  「我、我也要走了。」

  眼見同事正把手按在電燈開關上等待,齊宇衡匆匆忙忙站起身收拾東西,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手機,甩進包包裡。

  手機一整天都沒有響過。

[自創] 時代錯誤(六)



  傳統觀念裡,要先說愛,才能做,是很有道理的。

  因為如果先做了再說愛的話,說完愛之後,就會毫無節制的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

  「……。」

  「……。」



  啊啊 啊啊啊 只是看著你


  啊啊 啊啊啊 我的心就是太鼓武士

  

  遊戲畫面一直反覆播放著可愛的主題曲,二副遊戲用鼓卻被不知道是誰的腿踢踢推推著移得老遠。

  鼓和遊戲都買了快一個月了,這兩人卻連簡單模式的「森林裡的熊先生」都還沒過關……這樣要怎麼挑戰那首跳舞大搜查線啊?

[自創] 時代錯誤(五)



  沉入夢鄉沉入夢鄉……還沒沉到底,就又浮了上來。

  睏得要命,卻睡不著……齊宇衡一臉困惑的坐起身子,抓了抓頭。

  「有點渴,去倒杯水喝。」然後順便看看歐陽。

  喝完水,回到房間躺下,躺了幾分鐘,仍然輾轉反側。

  「原來是想上廁所啊。」然後順便看看歐陽。

  上完廁所,回到房間躺下,眼睛愈睜愈大。

  「去檢查一下大門有沒有鎖好了。」然後順便看看歐陽。

[自創] 時代錯誤(四)


  這兩個月來,歐陽哲每天都在想。

  不管打三國無雙時畫面上出現的敵軍是哪一方,他心中真正想要攻佔的對象只有一個。

  滿腦子塞著色情的念頭,興奮著、忍耐著,想了二個月──個頭!

  從地上做到沙發上又從沙發上做回地上,好不容易結束洗完澡倒回床上睡到一半又被鬧醒再做,歐陽貪得無饜的程度太恐怖,別說想了二個月,就算說他想了二百年也一點都不會誇張。

[自創] 時代錯誤(三)



  叮咚。

  從那天開始,每到星期五晚上,就固定會有一個男人帶著零食來按門鈴。

  「……你又來啦?」

  「我沒帶酒喔,所以,放我進去吧。」

  歐陽哲帶著無害的笑容,態度非常合作,在門邊自動打開袋子讓屋主盤檢,確定裡面沒有任何會讓人失去理智的東西。

  蝦味仙、杏仁果和雪碧。

[自創] 時代錯誤(二)



  很好。

  齊宇衡安心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歐陽,後者正發出均勻的鼾聲。

  拿出備用的薄被將他密密緊裹之後,齊宇衡慢慢退到床邊,疲憊地癱倒在上頭──不對!

  他全身一跳,立刻翻身側躺成面對著歐陽哲的角度,而躺在地上的那人仍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連鼾聲的頻率都沒有什麼變化。

  吸──呼──吸──呼──

  聽著聽著,齊宇衡也漸漸想睡了。

[自創] 時代錯誤(一)



  早上醒來時,屁股傳來陣陣刺痛。

  說是屁股也不正確,應該要說肛門……唔,肛門又太白話,不夠優雅……

  齊宇衡渾渾噩噩的睜開眼,看著從窗簾射入的天光,腦袋裡咚咚咚咚地痛著,活像有一整個年級的國中生在裡面打籃球。

  跟腦部抽痛同頻率的,是從後面傳來的刺痛,痛得近乎麻痺。

  「痛啊……」